墮落大神官 悉潘的由来

迷惘時,你會向誰求助?
「神。」

你的一切由誰賜予?
「神。」

你的職責?
「作為神的忠僕,制裁所有的罪惡――」






一揚手,男人的靴底立刻延伸出巨型的十字架並爆出刺眼的白光。範圍所及的不死系魔物發出淒厲的哀號聲,卻遲遲未被消滅。

男人擰緊雙眉,又開口吟唱一次的十字驅魔術和無數次的天使之怒才將所有的活屍除去。

片刻後,風吹去所有不潔之物,餘下精神力量已大不如前的男人站在廢墟的正中央。

他伸手摘下墨鏡,環顧四周,再三確認沒有其他魔物後,戴回眼鏡,走到外面跟委託人報告內部已淨化完畢。對方感激的握著他的手,同時塞了豐厚的好處給他。

男人沒有收下,反手又把那些東西還給委託人,順便建議他直接把東西送去聖殿。說罷,男人收好聖杖英靈,施展瞬間移動回去。

一眨眼,身邊的景色已從峽谷都市轉換成聖域˙拉赫的菲依雅大神殿前。

男人不急不徐的走著,步伐中有種上位者獨有的穩重與自信。

在這段不算短的歸途上,遇見的信徒與教友紛紛向他點頭敬意,男人總是略略領首,作最簡單又不失禮的答覆。

稍晚,他進入整座城市的心臟區域。

兩名職權僅次於自己跟教皇的神官圍了上來,一邊一個,毫無掩飾的露出他們想把自己從原有的位置上扯下來的貪婪眼光。


――簡直像豺狼似的。


男人默不作聲的盯著他們,聽他們表面上是慰勞自己旅途奔波,實際上是在刺探自己為何遲遲不去做健康檢查,反而像逃避似的老拿任務當藉口。

男人用幾句話隨便地打發了他們,後者頗有怨言,卻礙於職位問題不敢表現的太明目張膽,只能悻悻然的返回辦公室處理份內事。

望著他們離開的背影,男人輕輕地呼了口氣,隨即走入教皇室向他簡略的報告這一星期的工作進度。

數十分鐘後,教皇沒有如同以往跟他說辛苦了,反而瞇起雙眼,用一種質疑的眼光注視著自己。

「你身上有很重的妖魔味。」

男人表面不動聲色,瞳孔卻急遽縮小。

「……對不起,屬下一時疏忽,驅完魔後沒有先淨身再來見您,造成您的不適真的很抱歉。」

教皇沉默了好一會,才擺擺手要他自行離去。

男人安靜的退出房間後,立刻對自己施展加速術,用短短的時間回到自己的宅邸。

關上門,男人倚著門板虛弱的滑至地面。

好不容易等到能放鬆的時間,背部及手臂的致命傷口立刻裂開,噴出豔麗的紅。男人按著傷處,痛苦的縮成一團。

他在心底默唸著經文,祈禱神能聽見自己渺小的願望,可惜一點效果也沒有。最後,身心俱疲的他昏了過去。

黑暗中,他又聽見給他那兩道致命傷口的尼德霍格的影子的龍哮聲。

刺耳的、彷彿嘲笑似的尖銳咆哮聲――

躲不開的他,被尼德霍格的影子捉住、撕裂、吞食。

即使他明白,也有許多人能做證他當時只被劃了三道血痕,分別在背面和雙手臂,可是他無法阻止自己暴走的夢。

每天、每天,不斷提醒他曾在尼德霍格的影子的攻擊下,面臨瀕死的經驗。

再多的禱告、再多的忠誠,仍得不到一點神的回應。取而代之的是永痕的傷口、無止盡的惡夢、越來越弱的驅魔能力以及……絕望。

他很清楚自己不能再這樣下去,事實上,除了致命傷口帶來的痛苦外,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越來越不對勁。

這十年間,即使他很努力藏起傷口和痛苦,可是他無法阻止膚色轉為淡藍和瞳仁染上深黑這兩項明顯的異變,今天甚至連教皇都發現他的不對勁。更悲慘的是猶如人性黑暗面具體化的紫色幽魂,總是在他最不舒服的時候,從他的傷處竄出,低語著闇影的誘惑――

『很痛苦吧?很想解脫吧?』

平常總是搖頭,用堅強的意志壓下幽魂,強迫牠安份一陣子的男人,今天沒有任何反應,他不清楚自己的精神終於在這天被消磨殆盡或他真的太累了。

雙眼逐漸失去光采的男人沒察覺到,幽魂一直在等待暗示成功的這一刻。


再一下下。
只要再輕輕地推一把……


『我說過很多次吧?只要你接納我的存在,我就能幫你消除痛楚,還能讓所有能力都大幅地提升。』

幽魂邊說邊纏上他的脖子,呼氣間洩出的黑色氣息滲入男人的瞳孔。

『你什麼都不用做,閉上眼,放輕鬆就好。醒來後,我保證你會感到無比的舒暢。』

到此,男人的眼裡僅剩下純粹的黑,無法倒映現實中的物體。

放棄思考的他順從的闔眼,果然再也感受不到糾纏自己許久的傷痛。


――真好。
――我終於解脫了。



隔日,聖域變成地獄,新生的魔王血洗整座拉赫。信徒們尖叫、逃竄,卻躲不過死神的追捕。

沙塵飛揚,混了大量的鐵鏽味直撲聖殿神官群的腦門。

修行較淺薄者已受不了刺激暈了過去,剩下一部份仍把持住自己的資深神官。

站在最後面的教皇,眼尖的發現那個魔王不是別人,正是――

「悉潘!」

化魔的男人聽不見,揚手施展廣範圍沉默,再加上闇十字攻擊,輕輕鬆鬆的殲滅大部分的廢物。

「悉潘!不要這樣!你忘了神的存在了嗎?」

教皇痛心疾首的吼著,可惜牠依舊聽不進一個字,用非人的速度毀滅這座他曾經奉獻所有的城市。

最後,教皇集合他國的增援和本國僅存的兵力,將墮落大神官送往沒有名字的島,並設下重重的結界,強迫牠與世隔離。

魔王不難過,在監牢似的島上,用自己的能力創造屬於自己的屍體樂園,盡情享受撕裂冒險者的快樂。






迷惘時,你會向誰求助?
「自己。」

你的一切由誰賜予?
「自己。」

你的職責?

「毀滅。」

  
最後編輯日期:2010-03-29 12:04:27◆ Origin: <61.64.254.xxx>
waa i like this~

sad leh his past =(
Im single, where is my prince?
I got saw someone killed this MVP. So imba..
nice story, i like it so much
gc job change got 1 fallen bishop also, donoe is it same person
Im single, where is my prince?
too long...lazy see =.=
论故事 很赞 论宗教 我完全反对 因为仙境传说 本来故事来至于 西方国家

原本 就是做的 描述到 神是错的 , 如果只是个人喜好 没想到这么多 还算好

但是其他人看到 大口骂一句 【是啊 世界就是这样残忍。】你看到了会这么想

有好 也有坏 神完全没亏待人 对好人 也好 对坏人也好 因为都是人

所以很谢谢你的文章 不过也在奉劝一句 看看就好 不要把你的好文章变成人家的接口文章
then how abt beezebub de story?? fallen bishop de pet? XD
@loveucan ur link empty de, no show thing 1
@tckid i think is kira de pet, coz bzb reading death note
Im single, where is my prince?
return
Powered by Discuz!
CopyRight © 2010

Powered by Discuz! 7.0.0 © 2008 Comsenz Inc.

Contact Us - Clear Cookies - Archiver

GMT+8, 26-10-2014 15:17, Processed in 0.053682 second(s), 9 queries.